当前位置: 南平市人大常委会 -> 综合信息 -> 地方立法 -> 法规解读
关于《南平市革命旧址保护利用条例》的说明
发布时间:2019-12-05 19:29  文章来源:南平市人大常委会   【字体:
  ——20191125日在福建省第十三届人民代表大会

常务委员会第十三次会议上

南平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副主任    

 

主任、各位副主任、秘书长、各位委员:

我受南平市人大常委会委托,现对《南平市革命旧址保护利用条例》(以下简称《条例》)作如下说明。

一、立法必要性和可行性

(一)制定《条例》,是使命所系、责任所在。革命旧址作为革命文化重要的物质载体,凝结着中国共产党的光荣历史,展现了近代以来中国人民英勇奋斗的壮丽篇章,是激发爱国热情、振奋民族精神的深厚滋养,是中国共产党团结带领中国人民不忘初心、继续前进的力量源泉。南平全域为革命老区、原中央苏区,在长期的革命斗争中南平人民作出了巨大牺牲和贡献,全市保存和遗留了许多珍贵的革命旧址资源。这些革命旧址既是闽北大地光荣革命历史和优良革命传统的实物见证,也是闽北人民传承红色基因和赓续红色血脉的精神守望。专门立法加强革命旧址的保护利用工作,是我们义不容辞的政治责任。

(二)制定《条例》,是现实所需、群众所盼。南平历来重视、不断加强革命旧址保护利用,资源资产底数日渐清晰,保护保持状况持续改善,社会效益发挥更加明显。与此同时,南平各项事业的全面发展,人民各方面美好生活需要的日益增长,迫切需要加强革命旧址资源整合、统筹规划和整体保护,充分发挥革命旧址服务大局、资政育人和推动发展的独特作用,更多更好地为促进支持振兴发展提供丰厚精神滋养和强大奋斗力量。专门立法规范革命旧址的保护利用工作,是我们不能回避的关键问题。

(三)制定《条例》,是形势所趋、发展所向。进入新时代,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对革命文物保护利用工作作出重要部署。高站位推出政策规划,2018年7月,中办、国办出台《关于实施革命文物保护利用工程(2018—2022年)的意见》,作为纲领性文件确立了新时代革命旧址保护利用总体任务书和路线图;2018年10月,中办、国办印发《关于加强文物保护利用改革的若干意见》,进一步完善了革命旧址保护传承体系。高起点推进实践实施,2019年1月,国家文物局发布《革命旧址保护利用导则》,作为标准规范明确了新时代革命旧址具体说明书和施工图;2019年3月,国家文物局等四部门公布了第一批革命文物保护利用片区的分县名单,加大对革命文物保护利用片区的支持力度,原中央苏区、闽浙赣片区入选,南平10个县(市、区)全部入列。专门立法指引革命旧址的保护利用工作,是我们必须完成的时代答卷。

二、主要内容和立法依据

在立法过程中,我们认真学习领会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特别是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文物工作的重要论述和指示批示精神,牢记习近平总书记“共和国是红色的,不能淡化这个颜色”的谆谆教导和“要饮水思源,决不能忘了老区苏区人民”的殷殷嘱托,按照中央精神,对照国家法律,深入推进科学立法、民主立法、依法立法。着重遵循和体现以下三个原则:

(一)坚持在保护中发展、在发展中保护。准确把握革命旧址是不可移动革命文物、是特定类型的不可移动文物的性质定位,正确理解革命旧址既属于资源、又属于资产的功能属性,根据文物自身特点和文物工作规律特征,统筹好革命旧址保护与经济社会发展,实现相适应、同促进的目标。

(二)坚持进行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站位全局、服务大局,在加强革命旧址保护的前提下、确保革命旧址安全的基础上,赋予革命旧址更多新的当代价值和时代内涵,贯穿和融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丰富相关的途径和方法,拉近革命旧址与社会公众的距离,让革命旧址活起来,让革命精神传下去。

(三)坚持符合法律政策、体现地方特色。重点厘清革命旧址与文物的种属关系、革命旧址与纪念设施的交叉关系、革命旧址与历史建筑的平行关系,明确革命旧址保护利用的直接上位法依据是文物保护相关法律法规、监督执法主体是文物行政主管部门。开门见山、直奔主题,对法律已有详细规定的行为及对应法律责任不再规定或者设置了转致规定,没有设置抵触法律规定和放管服”改革、为基层减负精神的条款,坚决维护国家法制统一、政令统一、市场统一。立足实际、突出实效,对普遍性问题和老问题,通过细化法律条款、集合政策措施,进行拾遗补缺、细化补充,分类规定和强调表述了划定实施保护范围、建设控制地带及进行文物保护工程等内容,增强制度可执行性和可操作性;对特殊性问题和新问题,特事特办、先行先试,创新设计了革命旧址认护、题刻标语专项保护等有特色、有特征的规范,侧重丰富了改进保护管理措施、强化利用传承等方面内容,增强立法的针对性和前瞻性。

《条例》分为6章,包括总则、认定与管理、保护与修复、利用与传承、法律责任、附则,共35条。

(一)保什么。坚持问题导向与目标导向相统一,围绕留得住、管得好、用得活的目标任务,突出不光讲精神,更要有载体的现实需要,将有实物留存和有保护价值作为确定保护对象的基础要件,将已经被登记公布为不可移动文物作为革命旧址的前置要素。在定义革命旧址概念时,将中央部署、市情民意和立法本意有机融合,充分考虑革命从萌芽到爆发需要经过一定环节酝酿、经过一个过程演化,按照大历史观要求,从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战略高度,明确革命旧址的时间范围从近代以来到社会主义革命时期,内容范畴既包括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新民主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历程,又包括近代以来中国人民抵御外来侵略、维护国家主权、捍卫民族独立、争取人民自由的长期英勇的革命斗争,丰富内涵、收窄外延,使指向明确、边界清晰、表述严谨。

(二)谁来保。坚持各尽其责与共治共享相结合,完善革命旧址保护利用的管理体制和工作机制,破解影响文物事业持续发展、制约旧址作用更好发挥的体制机制问题。按照“谁主管谁负责,谁拥有谁负责,谁使用谁负责”的原则,明确政府属地主体责任、部门监管责任和保护管理责任人直接责任,防止法人违法、盗窃盗掘、火灾事故三大风险有效落实管理目标和安全责任。针对实际中管理工作和保障措施不到位问题,加强对革命旧址和革命文献档案史料、口述资料的调查征集工作,开展革命旧址的价值评估和文物认定,分批公布全市革命旧址名录,分级落实“四有”规定,有力夯实革命旧址基础工作。

(三)怎么保。坚持不忘本来与面向未来相适应,进行活态保护、创新传承,让革命旧址有鲜活的生命力。一是采取整体推进、重点突破的思路,将所有的革命旧址通过不可移动文物认定列入名录管理全覆盖保护、通过申报相应级别的文物保护单位进行提升性保护,重点加强对尚未核定公布为文物保护单位的革命旧址的规范和约束,改变其因缺乏管理而处于自然保护的状态。二是实行因地制宜、精准施策的办法,加强规划引领和保障,要求组织编制革命旧址文物保护单位保护规划,同时按照建立多规合一、融合统一的国土空间规划体系的部署,将革命旧址保护作为强制性内容纳入国土空间规划实施管理,推动革命旧址实现全面覆盖、连片集中保护利用;进行抢救性与预防性保护、本体与周边环境保护,防止城乡发展、文物修复中出现的建设性破坏和保护性破坏,全面保存、延续革命旧址的真实历史信息和价值,切实改善保护保持状况。三是注重保护、利用、传承协同并进,守住革命旧址安全红线和底线的同时,允许合理适度利用。将革命旧址保护利用与中小学教育和干部教育相结合、与脱贫攻坚和乡村振兴相结合、与经济社会发展和民生福祉改善相结合、与学术研究和旅游发展相结合,统筹整合革命旧址资源,加强革命旧址价值挖掘,拓展革命旧址利用途径,提升革命旧址展示水平,创新革命旧址传播方式,使革命旧址保护利用成果更多服务地方发展、惠及人民群众。

《条例》及以上说明是否妥当,请审议。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