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南平市人大常委会 -> 综合信息 -> 理论研讨
地方立法语言的运用和转换
发布时间:2020-05-06 09:10  文章来源:南平市人大常委会   【字体:

语言是思维的载体,是传播的核心,具有承载文化延续和推动文明进步的重要功能作用。人类社会特别是现代社会,人们始终处在多重语言交织、互动的语言共同体中,不同的民族区域、不同的行业领域之间往往存在巨大的语言差异,要实现彼此之间的对话和交流,就要进行相关语言的学习引入和转换翻译。

立法是立法主体按照一定的规则和程序制定和变动法律、法规以及其他规范性文件的活动,其行为必须依托语言进行,其成果必须依靠语言体现。如何准确使用和规范运用立法语言,直接关系到立法意图能否清晰表述、制度规范能否科学设定,也直接影响到法律法规能否得到正确的理解和有效的执行。作为地方立法工作者,要准确使用和规范运用地方立法语言,首先就要深度把握我国立法体制赋予地方立法实施性、补充性、探索性的功能定位,深刻理解地方立法归根到底是地方治理一种基本形式的本质内涵,确保上联下通,不断满足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向往的需要。这就要求,真学真懂、活用实用与地方立法语言最为密切相关的上层政策语言和基层群众语言。笔者试着从我省7个新赋予地方立法权的设区的市的实践和经验入手,分析地方立法语言的特点和表述技术,并探寻融合转换政策语言、群众语言规范地方立法语言的可行路径。

一、七市制定地方性法规情况及地方立法语言特点

2015年,新修改的立法法将享有地方立法权的城市由49个较大的市扩展到所有设区的市,同时对地方立法权限和范围作出明确规定。随着修改后的立法法实施,我省、设区的市人大常委会做了大量的贯彻实施工作,同年7月省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十六次会议通过了漳州等七个设区的市人大及其常委会开始制定地方性法规的决定,各地积极慎重行使立法权,地方立法程序不断规范,地方立法机制不断完善,地方立法质量不断提高,地方立法成效不断释放。截止2019年8月30日,制定立法条例7件,制定城乡建设与管理、环境保护、历史文化保护等方面事项的地方性法规26件(见下表)。

7个新行使立法权的市制定实体性地方法规情况

地市名和件次数已制定的地方性法规
漳州(3件)漳州市市容和环境卫生“门前三包”责任区管理若干规定
漳州市城市公共停车管理规定
漳州市市区内河管理规定
泉州(3件)泉州市海上丝绸之路史迹保护条例
泉州市市区内沟河保护管理条例
泉州市中山路骑楼建筑保护条例
三明(4件)三明市城市市容和环境卫生管理条例
三明市万寿岩遗址保护条例
三明市东牙溪和薯沙溪水库饮用水水源保护条例
三明市城市园林绿化管理条例
莆田(3件)莆田市中小学幼儿园规划建设条例
莆田市东圳库区水环境保护条例
莆田市湄洲岛保护管理条例
南平(5件)南平市朱子文化遗存保护条例
南平市市容和环境卫生管理办法
南平市饮用水水源保护办法
南平市河岸生态地保护规定
南平市城市绿地管理办法
龙岩(4件)龙岩市烟花爆竹燃放管理条例
龙岩市红色文化遗存保护条例
龙岩市文明行为促进条例
龙岩市饮用水水源保护条例
宁德(4件)宁德市畲族文化保护条例
宁德市城市停车场建设管理条例
宁德市霍童溪流域保护条例
宁德市幼儿园规划建设条例

正如马克思所说,“法是肯定的、明确的、普遍的规范”。地方性法规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地方立法语言必须符合法律语言的普遍性和专业性要求,满足准确严肃、简明凝练、规范严整、庄重朴实的基本特征。同时,从地方立法产生的背景动因看,地方立法必须符合地方实际、反映地方需求、体现地方特色、推动地方发展,具有很强的区域性和实用性。也就是说,地方性法规在遣词用句、句法结构、语篇结构和文体风格上还要同时满足具体明确、通俗易懂等要求。从法规的名称和内容看,上述26项地方性法规的语言文字表述整体规范、相对专业,具有浓厚的地方色彩和试验元素,概况起来有以下四个特点:

(一)“操方言”。有特色是地方立法始终保持活力的重要体现,也是衡量地方立法质量的一条重要标准。七市在确定地方立法项目和安排法规内容时,都注重反映本地实际对立法调整的需要,抓住当地经济社会发展的重大问题和主要矛盾,立法语言显现出很强的地方特色。比如各地都把首部实体性地方法规锁定在本地最有影响力、最具区别度的事项上,《泉州市海上丝绸之路史迹保护条例》体现了泉州作为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起点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门户的历史情怀,《三明市城市市容和环境卫生管理条例》彰显了三明作为全国群众性精神文明创建的发源地、全国文明城市的责任担当,《南平市朱子文化遗存保护条例》散发着南平作为朱子故里、理学摇篮、闽邦邹鲁的时代光芒,《宁德市畲族文化保护条例》凝结着宁德作为少数民族畲族的聚集区、全省民族工作的重点地区的真情温情。

(二)“带口音”。地方性是地方立法的核心要义,地方立法工作的重点应当落在“地方”上,充分尊重和保障当地的市情民意和传统习惯。七市地方立法工作各有侧重、各具特色,呈现“百花齐放满园春”的生动格局,所制定的地方性法规吸收和融入不少地方词汇、日常用语,立法语言显现出很强的区域特点。比如《泉州市市区内沟河保护管理条例》聚焦八卦沟、小八卦沟等历史遗存内沟河,使用泉州市民多年来对中心市区内河约定俗成的叫法,《泉州市中山路骑楼建筑保护条例》勾连住泉州古城文脉——中山路骑楼建筑,守住文脉、守住记忆、守住乡愁,很有“泉州味道”;《南平市城市绿地管理办法》没有从传统的园林绿化角度切入,而是富有创新、因地制宜地从“土地”这个源头控制,用绿线管绿地增绿化,以规范“地”的监督管理促进“绿”的保护发展,很有“南平办法”。《三明市万寿岩遗址保护条例》《莆田市湄洲岛保护管理条例》《龙岩市红色文化遗存保护条例》等,也有很强的地方专属性和地理标识性。

(三)“说潮语”。地方立法要顺应新形势新要求,就要主动适应和服务改革发展,发挥立法引领和保障作用。七市坚持立法围绕中心服务大局,聚焦党委决策部署、全市工作重心,及时调整立法方向,科学安排立法资源,立法语言显现出很强的实效性。2018年,围绕融入深入推进污染防治攻坚战,助力打好蓝天、碧水、净土保卫战,七市都把生态环境保护和生态文明建设作为全年立法的重点领域和优先选项,都制定出台了水源地保护或者水流域治理方面的地方性法规,及时把中央生态文明体制改革内容和本省推进措施以及各地实践成果吸纳、提炼到法规中,将生态优先、绿色发展理念直接体现和落实到法规条文里。比如南平一年审议通过三项“绿色”法规,制定了全国首部河岸保护地方性法规——《南平市河岸生态地保护规定》,将实施领导干部自然资源资产离任审计、开展生态环境损害赔偿、实行生态修复性司法等一批经过成功试点、正在全面推广的成熟经验和做法写入法规,推动“生态佳”到“生态+”,实现绿水青山转化为金山银山。

(四)“讲快话”。设区的市地方立法在国家立法体制中居于最低层级,面临立法权限有限、立法内容具体、社会期望值高的境况,迫使地方立法不能完全倾向于国家立法体例,不能对上位法照搬照抄、简单重复。七市坚持大主题谋篇、小主题切入,针对问题立法、突出有效管用,深入推进精准化立法、精细化立法、精干化立法。随着各地实践的丰富和经验的积累,立法体例结构逐渐由“大而全”“小而全”转变为“小而精”“精而实”,进一步提高立法的质量和效益,立法语言显现出很强的实用性。比如《漳州市城市公共停车管理规定》《南平市河岸生态地保护规定》《南平市城市绿地管理办法》《宁德市幼儿园规划建设条例》等,不追求立法体例结构的完整性,都是不设章、只分条,有几条立几条、管用几条制定几条,条文数量都是二十多条,具有很强的操作性和可执行性。

二、准确使用和规范运用地方立法语言的实现途径

习近平总书记在十八届中央政治局第四次集体学习时的讲话中指出,“人民群众对立法的期盼,已经不是有没有,而是好不好、管不管用、能不能解决实际问题”。要制定出得民心、顺民意的好法,要制定出保发展、促善治的良法,就要确保方向正确、基础牢固,在立法语言层面就要处理好与政策语言和群众语言的关系、平衡好专业性与通俗性的关系,确保制度措施既具体可操作、又灵活有弹性。笔者认为,我省7个新行使立法权的设区的市所制定出地方性法规具有鲜明地方特色和独特立法风格,实现形式与内容的高度统一,取得良好的政治效益、法律效益和社会效益,关键在于能够较好地规范和灵活运用立法语言,准确及时地将政策语言吸收转换为“法言法语”、将立法语言转换翻译成“土话白话”,找到不同语言的有机结合点,形成了有效互动,实现了同频共振。如何准确使用和规范运用地方立法语言,笔者建议可以从以下三个方面入手:

(一)要做好学习研究。法律法规是社会问题的综合性解决方案,其核心的依据和支撑在于符合政策取向和民意指向,要求地方立法要对方针政策重大问题进行贯彻和落实、对发展和民生重要问题进行关注和回应。了解掌握民意诉求、理解领会政策要求的重要途径是加强调查研究,要把调查研究贯穿于立法全过程,特别是起草和审议环节开展多种形式的调查研究,走出去调研和请进来调研、实地调研和案头调研、综合调研和专项调研相结合,从个别到一般,透过现象看本质,把政策问题搞清楚,把群众期盼弄明白,慎重作出适当的结论和决策,研究提出解决问题的办法和对策,增强地方立法针对性、及时性、系统性。

(二)要做好吸收融入。政策引领和群众支持是做好立法工作的核心和基础,在明确立法要实现什么目标、解决什么问题、确立什么制度机制、采取什么措施办法都要把合不合法、符不符合政策作为红线约束,都要把群众满不满意、高不高兴、答不答应作为底线标准,从源头和根本上树立正确的理念和价值导向。在制定地方性法规过程中,注重积累和丰富地方立法语言与政策语言和群众语言的对照转换资料,并以制度化形式固化下来、精炼出来,实现三种话语体系之间的交流融合。在法规文本上,除了规范使用专业术语外,还要根据不同情况和受众搭配使用必要政策语言和日常语言,使专业人员看得下去、看了不觉得浅,使普通大众看得进去、看了不觉得深,还有尽可能避免模糊和歧义,增强法规的生命力。

(三)要做好翻译转化。法规的生命和权威在于实施,实施的关键在于群众听得懂、信得过、接受得了。这要求我们不仅要会“做”、也要会“说”,不仅要懂得使用立法语言、还要懂得翻译立法语言。坚持开门立法,不断拓展公众参与立法的渠道,注重建立群众意见征求和反馈双向沟通机制,要在调研论证和征求意见中,把立法背景和制度设计用群众语言讲清楚、说明白,让群众真正参与进来、深度参与进来;坚持立法工作要同普法工作结合起来,注重抓住起草时、审议中和通过后等重要时间节点,利用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开展立法宣传、解读、阐释,引入媒体解读、内容导读等,使立法语言和法规内容为群众所了解、所熟悉、所掌握,增强全社会法治观念,增强各方面立法认同,增强法规实施的整体效果。

【参考文献】

1.黄洪旺《地方立法语言及其表述技术》,《闽江学院学报》2010年7月第31卷第4期

2.杨鑫玉《专业化——法律语言的发展方向》,《青年科学》2014年7月

3.《内沟河开启立法保护新时代 详析泉州第二部实体法》,《泉州网》2017年10月25日

4.施琛耀,王思健《南通地方立法把握方向精准发力》,《江苏法制报》2017年12月7日

5.崔静《浅议立法语言专业性与通俗化之平衡》,《法制博览》2015年12月(下)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